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祸从天降,因祸得福优美散文学

来源:海风文学网    时间:2020-11-20




  “祸福相倚,吉凶同域。”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人生的路是漫长的,但紧要处只有几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关键时刻莫犹豫,良机稍纵即逝。懂得这个道理,将无往而不胜。

  ――写在前面

  1952年我考上久负盛名的沛县中学。它是一所古老的学校,以升学率高闻名徐淮地区。我能在这所学校读书,感到非常自豪,无比幸福。

  入学那天,班主任刘德猛老师知道我在小学当过班干部,就让我担任临时班长和学习委员。我深受鼓舞,工作、学习特别卖力,第一学期我就取得优异成绩:操行甲等,每门功课考试成绩均在80分以上,总评93.2分,我被评为三好学生,获得三好学生一等奖,奖品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第二年,因体育79分(未超过80分),我获得三好学生二等奖,奖品是《高尔基的青年时代》。

  我春风得意,一番风顺,品学兼优,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不久,我参加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后改名为共青团)。从初一到初三,我五学期担任班长,操行均为甲等,是学校的佼佼者,在学校小有名气。万万没有想到,在我毕业前夕、人生巅峰之际,突然祸从天降,我跌了个大跟头,跌到了人生的低谷。

  那是1954年下半年,粮油统购统销政策落实到学校。过去学生吃粮不受限制,现在按定量供给,学生吃不饱。学校为了节约粮食,以藕代粮,高粱糊糊也比过去稀多了。

  有一天我和几个同学在井边打水洗衣服。无意间大家议论起节约粮食的事。有人说:“节约,节约,啥都节约,反正得吃饱饭再说。”我接着说:“水是氢二氧一,是工业原料,我们连水也节约好了。”

  我所说的“氢二氧一”这句调皮话,本来没有什么恶意,却被我班的一位同学向团委打了“小报告”。这下我可闯下大祸了:那时国家号召节约粮食,(还没有谁提倡节约水),你说节约水,这不是和国家唱反调吗?于是引起了团委书记和校长的重视,还惊动了县政府。

  没过几天,学校在操场上召开全校师生大会。在会上校长大谈粮食与藕的关系,说什么“粮食里面有淀粉,藕里面癫痫的治疗方式?也含有淀粉,以淀粉换淀粉,有什么不对?!”他停了一下,又声嘶力竭地说:“有个学生说,水是氢二氧一,是工业原料,我们连水也节约好了。这是什么话!”紧接着,他又上纲上线地说:“你学了知识,不去好好为人民服务,却拿来讽刺我们的政治!”

  会场鸦雀无声,空气顿时紧张起来。

  我心里明白,这是不点名地批评我。当时我是班长,共青团员,深知问题的严重性。我等待领导找我谈话,接受组织对我的批评教育。可是,我等呀等,却一直没人找我谈话,指出问题的严重性,好像领导把这件事忘了似的。

  不久,班干部改选,变相地撤消了我的班长,改为卫生委员,每月3元的助学金也取消了。我没有闹情绪,照样积极做好班级工作,主动打扫卫生,下雨天我还帮助同学洗刷粘满黄泥的胶鞋,想以此弥补我的过错。

  那时,中国人民志愿军还没有回国,团委动员学生给“最可爱的人”写信。我和几位同学联名写了一封信,4位志愿军给我们回了信,还寄来了4人的合影照片,并希望我们给他们寄张合影作为留念。我和朱广诲等6人照了张6寸合影寄去。后来我听说,学校领导竟把这张合影与“氢二氧一”联系起来,怀疑我们6人是以我为首的“小集团”,并派人到我和朱广诲的家乡去调查,想从我们的家庭背景来寻找“氢二氧一”事件产生的根源,当然一无所获。那时我还蒙在鼓里,像没事人似的复习功课,准备中考。

  1955年7月的某天,学校在大礼堂召开毕业生典礼大会,县政府领导也应邀出席。会上,乔县长还讲了话,他说:“这届毕业生质量很高,300多名毕业生只有2个表现不好,但操行还是及格的。”

  会后,大家填报志愿。我觉得家庭比较困难,将来能当名小学教员就不错了,于是填报了徐州师范学校。填好表后,毕业生放假3天,再去徐州考试。

  吃过午饭,天阴沉沉的,下着蒙蒙细雨,我和几个同学正准备回家。这时,班主任郝老师突然把我叫住,领我来到僻静的图书馆二楼走廊,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不要报考师范学校了,改报高中吧!”我有些愕然。郝老师解释说:“师范学校对思想品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德要求高,你的操行得丙,还是报高中吧!”他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又进一步说明:“你的情况我清楚,一贯表现很好,这次我本来想给你的操行打乙,说是认识问题,可校长不同意,他说你这是严重思想问题,必须得丙。”这时,我才知道,“300多名毕业生只有2名表现不好”,其中之一就是我。我心如刀绞,欲哭无泪,默默不语。郝老师又劝解道:“你也不必灰心,即使今年考不上,明年再考,那时你以社会青年的身份报考,一定能考上。”说着,他还用手比划着,写这么长长一篇评语,就与这件事无关了。

  我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脑海一片空白,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郝老师的。为了升学有把握,我还是听从了郝老师的劝告,改报了新成立的徐州六中。

  我的操行得丙,轰动全校,人们争相转告:学校的优秀学生,因“氢二氧一”这句话,操行由甲降到丙,升学肯定无望了。不少人为之惋惜。从此,“氢二氧一”成了我的代名词。

  我没有考上高中,心里很憋气,我痛苦极了,觉得太“冤”。虽说我有错,但我不“反动”。我一贯品学兼优,仅凭“氢二氧一”这句话就把我的操行由甲降到丙,太绝情了。我心里不服:抓住一点,不计其余,夸大事实,错误定性,临毕业时给我的操行得丙。我由冤而怨,由怨而恨,恨那个打“小报告”的人。

  不久,我接到学校的通知,分配我到沛县大屯供销合作社工作。初中毕业生从商,我觉得大材小用。但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在大屯供销社,我被分在杂品文具组当售货员,是合同工,月薪18元。

  从学生到售货员,是一个转变,这个转变是痛苦的。每当我想起辍学从商,心里就不是滋味。有一次我在家休息,恰逢老同学放假,邀我出去游玩。我们路遇本村青年,商议比赛篮球,分学生队和农村青年队。我算哪一队?没法归属,我深感自卑,于是尴尬地走开了。这件事对我刺激很大,我不甘心当售货员,非要继续上学不可。

  一天下午,门市部顾客稀少,我正在整理货架上的商品,忽见门外走来一个人,面孔很熟。啊,这不是我六年级的班主任李正堂先生吗?我躲闪不及,两人的视线碰在一起。他快步癫疯病会遗传吗走到我的跟前,拉着我的手说:“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我知道你是个好学生,遇到这事不要气馁,要振作精神,千万不要把书本丢下,明年接着再考。”

  受到李先生的鼓舞,我继续读书的决心更大了。心想,“跌倒算什么,爬起来再前进。”我暗下决心,积极复习功课,准备明年再考。这时我改变了原来的主意,我要大有作为,不考师范,一定报考重点高中,将来上大学。从此,我白天工作,晚上挑灯夜战,一有空闲就拿起书本复习功课。

  1956年5月,听说县里规定往届初中毕业生可以参加中考。我欣喜若狂,于是向领导提出考学申请。随后,和我一起在供销社工作的李凤岭同学也提出申请。

  考试日期一天天临近,领导答复却遥遥无期。我心里着急,担心失去这次升学的机会。这时有人劝我:“别考了,在供销社工作也蛮好。”领导也透出风:再过两个月就调薪了,每月工资36元,还许我当门市部会计兼任文化辅导员,每月补贴6元。我家10口人,人多劳力少,靠争工分勉强度日。钱对我来说太重要了,42元钱在当时是个诱人的数字,但我不为钱所动。心想:“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非考高中、上大学不可。

  6月30日,我盘完点,与同事交接完毕工作,等候领导答复。这时离考试日期只有15天了。

  这天晚上,供销社副主任夏传厚找我和李凤岭谈话。他本打算留下我们两个继续在供销社工作,却不明说。夏主任开门见山地对我俩说:“你们考学,领导是支持的。不过这里有两条路供你们选择,一条是,现在不离开工作,到考试时再去考,考不上学仍可回供销社工作,经济上有困难,还可以补助;第二条路就是……”他稍停了一会,接着说:“第二条路是,现在就可以离开工作,考不上学不准回来,有困难也不给补助。领导尊重你们个人意见,这两条路由你们自己选择。”

  话音刚落,我立即说:“我走第二条路。”

  夏主任说:“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我走第二条路。”

  “考不上可得回家种地。”

  “搞农业也不错。儿童睡眠癫痫可痊愈吗

  “还是不如搞商业,已经熟悉了。”

  “再搞农业,又学会一种为人民服务的本领。”

  一阵沉默。

  他又问李凤岭。李凤岭说:“我走第一条路。”谈话到此结束。

  后来听同事说:我离开大屯供销社后,领导轮番做李凤岭的工作,直到他放弃考学为止。

  著名作家柳青曾说过:“人生的路是漫长的,但紧要处只有几步。”那时,倘若我一念之差走了第一条路,我会在供销社呆一辈子,我的历史将会改写。

  我回到母校,受到师生欢迎,安排我在郝老师任教的班级复习。

  报名那天,我交出单位介绍信。韩老师接过介绍信,仔细看了看,他将介绍信高高举起,连声说:“老校友来了,老校友来了!”他又指着我说:“今年你准能考上。”

  我报考的是重点高中徐州一中。发榜那天,我步行20余里,来到沛县中学。录取名单张贴在校门的大墙上。我抬头一看,榜上有我的名字,我高兴地拔腿就走,一直向县城走去。我考上徐州一中的消息很快传开了,大家奔走相告,老同学相见,分外高兴,紧握我的双手,连连祝贺。

  因“氢二氧一”这句话,我停学一年。虽说是坏事,但也因祸得福。是“氢二氧一”改变了我的命运,如果没有“氢二氧一”,我报考了师范学校,一定会当一辈子小学教员。如今我终于考上了重点高中,为实现我的“大学梦”铺平了道路,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通过这段经历,我领悟到:祸福相互依存,互相转化,一帆风顺防跌跤;遇到坎坷不消沉,振作精神,继续前进。

  1959年我顺利地考取北京化工学院(北京化工大学的前身),成为我村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大学生。1960年我被评为北京市优秀大学生,1962年被评为学院三好学生,1964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同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留校工作。我将满怀信心,踏上新的征程,不畏艰险,勇往直前!

  2017-11-18

© wx.dzuzo.com  海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