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花开有声百姓

来源:海风文学网    时间:2021-07-09




坐上开往丰城的火车后,李一民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神情黯然地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关掉手机,木然地回到座位,像一堵墙倒塌似的把自己扔在座位上,双手抱胸闭上了眼睛。

李一民刚坐下,对面来了位相貌俊朗、衣着入时的小伙子。和李一民一样,他也面无表情地坐下来,前后左右谁也不看,自顾把头扭向车窗,漠然地看着车窗外飞速而逝的景色。过了一会儿,小伙子竟满脸是泪,低声啜泣起来!

李一民坐在靠过道的座位上,小伙子坐在对面车窗边,他俩身边分别是两个中年男人,估计是一开始就被李一民和小伙子的古怪表情弄得莫名其妙,现在小伙子又哭了起来,他俩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小伙子身边的中年男人忍不住,轻轻推了推他说:“小伙子,干吗哭啊?”

小伙子看了身边的中年男人一眼,没说话,但眼泪还是哗哗地往下流。看小伙子那泪流不止的伤心劲儿,李一民身边的中年男人也坐不住了,他试探地说:“小伙子,遇到伤心事了?”

“我不想活了!”小伙子泪眼蒙�地看了对面中年男人一眼,嘟囔着说,“我女朋友跟我分手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听小伙子的口吻是想寻短见,他身边的中年男人警惕地看了一眼车窗,然后有意无意地把手放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他说:“小伙子,你年纪轻轻,可别想不开北京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对面的中年男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也附和说:“就是,小伙子,你才多大啊,好日子才刚开始呢!”

“我和女朋友谈了四年,四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我觉得天都要塌了!”小伙子没理会两个中年男人的话,仍旧一把鼻涕一把泪。

小伙子和两个中年男人的对话早已被旁边的乘客听到,他们纷纷过来劝慰小伙子,让他想开一点。有乘客还把这一消息告知了乘务员,乘务员赶了过来,见小伙子虽然哭泣,但并没有出格的举动,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把他身边的中年男人叫到一边,让中年男人多留意他的情绪,如有异常及时通知他。

在小伙子哭泣和两个中年男人安慰期间,李一民始终都闭着眼睛一言不发,随着劝小伙子的人越来越多,他听得有些不耐烦了,忽然睁开眼睛说:“你们劝什么劝,他想死就让他去死,烦不烦啊!”

李一民的话像一枚重磅炸弹,一下把两个中年男人和周围的乘客炸得面面相觑。片刻过后,他身边的中年男人不乐意了,指责他说:“兄弟,你不劝倒也罢了,还烦别人劝,也太没人情味了吧?”

听中年男人话里有火药味,李一民却不以为然地说:“我看他也就是瞎嚷嚷罢了,想死的,哪有唯恐天下不知的?”

李一民的话虽然不中听,但细想也有一定的道理,他话音刚落,小伙子立即停止了哭泣,反唇相讥说银川癫痫的专科医院:“我说出来是瞎嚷嚷,难道你是要来真的?”

“你说对了,我就是准备去死的,火车到了丰城,我的生命也就完了。”面对小伙子的讥讽,李一民轻描淡写地回敬了他一句,声音冷冰冰的,听了让人毛骨悚然。

先是小伙子泪流不止,说不想活了,现在又冒出一个人来,而且两人的举止神态又都异常。他俩身边的中年男人听罢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看看小伙子,又瞅瞅李一民,像是不相信自己耳朵般。半晌,李一民身边的中年男人干笑了一下,说:“兄弟,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也开这种玩笑?”

望着中年男人不知所措的样子,李一民笑了笑,说:“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不就是死吗,没什么大不了的,死了,一了百了了。”

听李一民这么说,不知怎么,对面的小伙子竟突然笑了起来,有点玩世不恭地说:“大哥,能不能透露一下,你为什么也不想活了,我看你也不像想死的人。”

“我可不像你,一点感情的挫折都承受不了!”李一民冷哼了一声说,“我做生意被人骗了几百万,没了翻身的资本,债主又每天登门,我是走投无路了。”

“我当是什么伟大的理由呢!”小伙子听罢嘴一撇说,“原来是个懦夫!”

“你说什么,谁是懦夫?”李一民瞪着眼睛看着小伙子说,“你一个小小的失恋就不想活了,癫痫病可以通过药物控制吗才是真正的懦夫!”

坐在李一民身边的中年男人听了两人针锋相对的言辞,像是明白了什么,他把嘴凑到李一民耳边小声说:“兄弟,你是故意激那小伙子,让他打消想死的念头吧?”李一民转脸对中年男人笑了一下,没回答他,继续对小伙子说:“你想死可以,可你想过你父母没有,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你不觉得这样太自私残忍吗?”

“那你呢?”小伙子丝毫不嘴软,“看你的年龄估计也是当爹的人了,你死不要紧,可债务依然存在,你把责任推给妻儿,让他们去承担,更不像个男人!”

见两人斗得不可开交,小伙子身边的中年男人忽地站起来说:“这样想就对了,你们真要想死谁也拦不住,你们死了就没有任何痛苦了,可承受痛苦的却是你们的家人!”

这中年男人的话诚恳而真挚,李一民听后心中一热,再看对面的小伙子,也是一脸严肃。此后两人都沉默下来,李一民看着小伙子若有所思,小伙子看着他也似有所想,紧绷的表情都松弛下来。火车到丰城时,小伙子发话了:“大哥,我想通了,为失恋而死太不值当了。你说呢?”

看着小伙子那青春率真的面孔,李一民展颜一笑说:“兄弟,我也是。”

火车停稳后,李一民和那小伙子先后下了车,一前一后出了火车站。出站后李一民与那小伙子挥手道别,然后上了一辆出租郑州癫痫医院哪家好车。

刚才李一民并没有说假话,他这次来丰城,是打听清楚了骗他的人的确切住址,他准备与其同归于尽,没想到在车上竟然碰到一个要寻短见的小伙子,为了打消小伙子寻死的念头,他只好说了谎。

出租车穿过几条街,就在快到目的地时,出租车上的收音机里播出这样一条消息——主持人说:“刚才在电影学院上学的吴先生打来电话,说他在开往丰城的火车上,无意中听到一个中年男人给家人打留有遗言的电话。为了阻止这个中年男人走极端,他随后坐在了中年男人的斜对面,演了一出要寻死的哭戏,并与车上其他不知情的人一起,最终让那中年男人打消了轻生的念头。在此,吴先生点一首《男儿当自强》送给那位不知名的中年男人,希望他勇敢地面对挫折,重新站起来……”

听到这里,李一民的心突然像过电一样颤栗了,眼泪情不自禁地涌出了眼眶。

李一民突然泪流满面,出租车司机见状吓了一跳,忙问:“先生,你怎么了?” “没什么,高兴。”李一民笑了一下说,“对不起,我不去刚才那地方了,麻烦你再把我送回火车站吧。”说完他打开手机,开始拨丰城交通广播电台的电话,他想通过电台告诉吴先生和在火车上劝慰他的人,这回他真的想开了,为了那些素不相识、真诚相待的好心人,他也不会走极端。

 

© wx.dzuzo.com  海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