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书海无涯我载舟_散文网

来源:海风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我自始至终都认为我是广西一块大大的金子,因为我书,我绝对是世界上最爱看书的书虫之一。

进入了书海,好似一叶小舟骤然驶入无边无际的大海中心,在这个未知的世界,我寻觅着,我爱书如命的珍藏着喜欢的书籍。

书的世界像百花齐放的花园,花朵娇艳绚丽,五彩缤纷,香气扑人。

我的,,都是由书围绕的。

我生于广西灵山县一个山清水秀的小镇,就在太平,我度过了我里16个秋。

家里有很多书,而且我们仇氏在广西灵山县是书香门第,我为此还写了一本讲诉我们仇氏辉煌的《仇氏风云300年》。我一有空就扎进书堆里,房间总是刚打扫清洁,没多久,又被我这条书虫弄得满屋皆书。( 网:www.sanwen.net )

我在寻找上处处碰壁后,终于决定从广东东莞市回到广西阳朔县立地生根。我从来没被一个城市吸引过,甚至没从没想过会在那个地方工作一辈子。但是唯独阳朔,我一到这里就深深的被这里的吸引住了,我喜欢上了这里,我不想离开了,所以我决定在这里开餐厅,闲居,这里是我的第一站,我打拼天下的根据地。

刚到东莞市时,我住在一栋高达五层的旧楼房里。楼下是长排店铺。其中一家是卖文具图书的小店。那时,我刚出来工作,常常在下班后溜到哪里看免费书,站着看,蹲着看,那老板,不催不赶,任爱看书的人,沉浸在书海里,着迷发呆入神。事隔N年,在那口袋没有多余钱的里,我也不会压抑我喜欢看书的欲望和兴趣,见到喜欢的书,不管多贵,借钱也要买来看。

当上建筑工头后,家里经济逐渐好转,连电脑都不再是奢侈品了。父亲爱买书,爱看书,原先他是人民教师,后因人排斥退出园丁界。办过养殖场,走村过巷替人家拍过照片。那年头,对于像我父亲这种知识份子,没背景没后台被活生生逼着去做靠苦力为生的大有人在。像我舅舅,他时也算一表人才,结果没赶上好时代,当兵退伍后也去做靠苦力为生的建筑了,实乃无奈之举,大材小用乎。我同样喜欢看书,舅舅也很喜欢看书,我那因车祸身亡的堂叔比我更爱看书。在学生时代痴笑性癫症状,我只排斥数学和英语,上这两门功课我要么睡觉;要么趴在书桌上写或者画画。总之,我不喜欢的东西,谁也不能逼我去喜欢去接受,就像我不喜欢接手父亲的工作一样。

我从来不会贬低排斥任何职业,就像我前女友跟我说过的“没有低等的行业,只有不懂做生意的人。”只是我不想靠建筑这个行业谋生,这是体力劳动,属于高危职业,我曾经看到一架升降机上的斗车从楼上掉下来,我急忙叫躲开,只差一米的距离就砸到我母亲了。从那以后,本来就不喜欢做这种低级小工的我就不再去适应,妥协,难道我的就要浪费在这种地方吗?歌手,作家,导演会离我越来越远的,一个人为了放弃喜欢的职业,去做不想做的工作来生存,多么可笑,多么压抑,谁能救我出苦海,醒醒吧,看我能否扭转乾坤。所以我做什么都不会去做建筑工,虽然我也做过一段,但那都是在自己不情愿地时光里做着的,我十分不开心,即使有书看,有钱花那也是短暂的。没人管我开不开心,家里人以赚钱为目的,我觉得我不是一个木头,活得就像一头围着石磨转动的驴,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

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来生活,真的很压抑。像我仇大厨跑去另一个行业从师傅变成了人家的小工,落差是很大的;本来就应该做一行爱一行,可总是入错行。在自己刚熟悉的领域做出一点成绩又跑到别的陌生行业打拼,就好像一个城市人到森林去开荒。我试图以逃离结束建筑工人这份工作,但命运多磨。我始终不懂在这激烈竞争的社会中,我靠什么立足,怎么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靠什么生活,只有沉浸在书中的海洋,我烦恼全消,有书在身边,我心满满的都是爱,我我未来是光明的未来,我的付出一定有回报,我的路没有走错。

我废寝忘食地看书,写字,越来越离不开书。曾经女友跟我说:“你喜欢书比我多,总有一天你会离开我而去,因为你说过,你可以没有我,但不能没有书。”别人的爱好也许是喝酒抽烟,我的爱好除了打羽毛球,骑单车,玩乐器,写字,摄影,就是看书。我一有空就看,不管何时何地我都拿着一本小册子。可以随时间变淡,和前女友已经分手N年了,但是我和书从来没有分开过,我惊叹于中国的,精深,凝练,广博。

我必须承认我是世界上最爱写信和看书的人。即使当代文明写信已经不流行,写信已经被手机,电话,电脑昆明军海脑科医院电话取代。但是对我来说,作为一个作家,不管是写,写小说,我依然喜欢用纸和笔书写,再请秘书用电脑帮我打成文稿上传发到报刊,杂志社邮箱。我是很懒的一个人,唯独对看书很勤奋。人家问我“猪哥啊,你不做厨师,你靠什么生活呢?”我说:“写小说啊!”“你确定你的书能养活你吗?”关注我的人又问。我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讽刺,回道:“拭目以待吧,给点耐性,我不急,你们急什么,多谢关心!”作为一个作家,整天被一些闲人打扰,我觉得他们是在变相谋杀我;浪费我时间不说,刚写好的一个段落,突然被打断,又要重头开始。我希望闲杂人等没有什么大事不要来打扰我,除非毛主席复活了,地球要毁灭了;不然一切事情都没有比我写作重要。写作是我的工作,我工作的时候拒绝被打扰,就像你上厕所的时候,有人敲门你喜欢吗?我的确是个工作狂,就是老婆,我工作的时候也不会接她电话,工作时间不做工作以外的事情是我做事的原则。工作时间我说了算,下班回家老婆罚我跪搓板,用平底锅K我也无所谓。

还有两种人我会疏远和列如黑名单的:一种是未经我同意翻看我日记,撕我歌集,乱动我东西的;一种是看不起我,伤害我,背叛我,借东西不还,动我电脑,把我写的几本小说稿子连电脑一起搞毁的;这两种人,我大概不会再理会,不管曾经关系多好,不尊重我的人,我只能终结亲密关系。不要以为是熟人就可以先斩后奏,不经人家同意拿人家东西,借东西也不还。对于我,就是拿的钱,我也把账记下来,以后出一本小说给他们百分之十版税。是他们生养了我,我理所应当回报他们,照顾保护他们。没有父母,就没有我这号人。就算父母从没支持甚至反对过我做任何事,失败了,自己扛;再次重来,成功了,和父母分享。世上唯有父母对的爱是无私的,没有恶意的,不求回报的,向生我养我的伟大父母致敬!

我和结缘后,便与它纠缠不清。在掌握文字后,我试着写小说,发表。歌词是我2000年开始写的,那时候压根没想过靠爱好谋生,当什么作家,音乐人。只是想赚点钱,不要再让自己伸手向父母要零花钱。我读过的古典作品有《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聊斋志异》等大块头著作,其中《聊斋志异》我读最多,因为我要借鉴它写《鬼全集》。

我有了固定资产后,开始懂得上书店挑自己喜欢癫痫病发病前的症状的书收藏。有空就翻下。这时期,我读了很多翻译小说。比如:《父与子》,《巴黎圣母院》,《飘》,《娜拉》等,都是一本一周地读。当时喜欢外国文学,主要是受作者创作的时代和背景所吸引。

除此之外,古典诗词,也爱死了,那时候唐诗宋词元曲,我几乎能倒背如流。

读书写字,看书吃饭,我这个卑微的小人物在中专毕业后,做了30多份工作,依然在温饱线上徘徊。唯独令我欣慰的是,别人打工为钱,我打工为赚钱买书。所以,我去到那里做事,都租房居住。然后闲时去逛附近的书店,寻找有写作题材价值的,自己喜欢的书籍杂志。每次回家,老妈说:“怎么你一箱子全是书,衣服都不带?”我觉得读书能够令我身心放松,,即使再穷,不能买书;即使没饭吃,我要看书,看书能饱吗?非也。画饼能充饥吗?非也。但是书中自有颜如玉,书是精神食粮,广东是沙漠,网吧总比书店多,谈论的都是关于钱的事情,肤浅的很。

我深信书中的人物命运,书中讲的道理,能够带我走出困境,飞过,它能唤醒一颗沉睡的心,它能令我振奋人心地冲出自己画的精神枷锁,爱书的人绝对不会倒霉太久,迟早你会知道书到用时方恨少。

像我这样爱书的人,也有过毁书不倦的时候。那年我在世界加工基地东莞市,一屋子的书在我搬家的时候被我恨了起来。于是把书拿到大街上贱卖,直到卖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剩下的都是烂书,再低价贱卖也卖不出去。于是我狠下心把书全撕毁了,然后装了一个大蛇皮袋子拿到收废站换钱了。这就是我的一次毁书经历,想想一个大男人,竟为温饱奔波不停,因为爱看书的缘故,书成就了一个作家;因为书的缘故,我也沦落过要靠买书度日。难道事情都有双面性,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吗?也许吧!由于长期养成源源不断的阅读习惯,我已经不能一日无书了。

每天不翻书看几页,我言谈无味,吃饭不香,睡不安宁。倘若没有书,我的日子,便过得无欢,无趣,无味,无乐。

我什么书都喜欢看,我承认我是世界上最爱看书的人。硬性的理论传记,,软性的小品文,散文,小说,照看不误,来自国内的,海外的,香港的,台湾的,新加坡的都看。我到图书馆或者新华书店一看就一天,不知饥饿,不知疲倦;我去那个城市旅行,回来的时候除了拍了中医治疗疾病很多美景,再就是满满的一袋书。

我看书大都一目十行地看。虽然看得很快,如果觉得是一部好书,便会重头仔细重读一遍。

我有空没空都会看书。我在阳朔的家除了订阅几份日报外,还订了些我喜欢的季刊,月刊,周刊;比如《知音励志》,看完我会拿给我的餐厅员工看,我并不希望他们一辈子帮我打工,做事,人往高处走嘛!活着总要一点和改变自己的处境,为自己圆梦做好准备,打好基础吧!所以我鼓励他们,不要向现实低头,有梦你就去追吧!我开餐厅最原始的初衷不只是发挥我仇大厨的职业本领,弘扬发展自己的特色美食文化;更希望餐厅成为有志者,在校学生的精神粮仓;是可以为身心疲惫,对生活就业对未来充满恐惧气馁恢复的加油打气的休息站和基地。很多书都是我抽空读的,比如做饭烧菜时。不管多晚,我在睡觉前也要看到眼睛打架。倘若不看,就好像炒菜忘了放盐,光棍没找到老婆。在这无声的岁月里,日积月累,被我眼睛消化的书本,成了我创作小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和源泉,我必将永生爱着带我写出一片天地的—书。

由于日沉浸在书海里,学海无涯苦作舟的我给自己写了一幅字“书海无涯我载舟”,我希望我能继续载舟在书海里荡漾。晚上睡觉,我床头都放着高高的一叠书,连梦都沾着书香,倘若以后要和我的人,必须是喜欢书的人,不然她会拿我的书去烧,去垫桌子,去包东西,我会气得跟她生闷气的,打是不敢的,我不打。但是我要批评她,她会反过来说:“真是书呆子,不就拿你几本书垫桌子吗?至于跟我大呼小叫的吗?”这样一来,反倒显得我小气,反而是我不对啰!

我爱书,实在太爱了。所以我花巨资订制了一个上可放书,中摆电脑,下放衣服的组合型大书柜。我的书房,我取名并用毛笔书写挂在书房门框上的“乐心书斋”很是显眼。我爱生活,我爱大自然,我渴望和平,我希望家人朋友开心平安快乐。我爱我的书,我烦时,闷时,累时,都会扎进书堆里埋头苦读,放松。如果世界真有末日,我希望我能够带上自己喜欢的书,纵身跳入火山,我就是世界上最爱看书的那条虫子—傻傻的灵山书虫,我会慢慢爬到很高的位置,看这繁华世界怎么把我遗忘。

2010年4月14日

首发散文网:

© wx.dzuzo.com  海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