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岁月就像马航一样_散文网

来源:海风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就像马航一样,走着走着就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时光如流水般的飞过,我们也都长大成人了。在我们不断的过程中我们也经历了许多,也许是因为我们的长大,我们身边的人也在慢慢的老去、离去……

2013年的最后一天,就是2013年12月31日,姥爷还是没有跨过这个阳历年,在仅有的几个小时就到新的一年了,他却还是的留在了2013年。

姥爷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平头百姓,临走前也没有给他们家留下什么大的家业,却也没有给家里留下什么饥荒。姥爷是个倔强的人,不愿意连累任何人,什么事都是干,从没有求过人。他的生老病死都自己安排,就连他的棺材都是自己给自己做的,我不明白姥爷这么做的目的,他把“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句话演义的是淋漓尽致。

起姥爷的平生,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一个严肃的老头,经常穿着一身黑蓝色的中山装,一双布鞋,带一个小老头的帽子,好像当年那些八路军一样。他说话时也总是带着命令的口气,我经常给我提起姥爷,说她们姊妹几个都特别害怕姥爷,但在我里姥爷没有那么可怕。还记得我上一年级时,那时候就快八月十五了,家家户户都要买月饼,我们家姊妹四个,当时也都上学,家里经济比较拮据,那时候也只是自己和别人合伙在山里挖铁矿,自己又拉这马车去卖,一年下来也就将就维持家用和我们上学。 那天下着大,妈妈说姥爷去山下压月饼去了,回来时要经过我家的,等我在学校回去时姥爷真的来了,他也没多待就执意要走,外面下着雨,但是他还是要走,最后还是没有留住姥爷,姥爷披一片塑料纸就消失在了雨中。姥爷临走前还给我家留了几个月饼、冰糖和苹果,还有我最吃的葡萄干。

河南癫痫病如何治疗们那一般过年正月初一在自家的一大家子拜年,初二去舅舅家,七岁之前的事我大都没有印象,八九岁之前时我都是 跟爸初三才去姥姥家的,那时候的天每年都会有大,我当时不愿意去,怕冻。怕把我掉沟里,还有就是去姥姥家要在两座大山中间的河道里走,我每次站在深深的河道里都有恐惧感。但是非要带我去,我也没办法。记得十岁时我第一次没有在爸爸的陪同下去姥姥家,我跟姐姐一起去的,那么大的雪都漫过了我的膝盖,我和姐姐深一脚浅一脚的挪到姥姥家,去了我都没劲了!然后姥姥就给我包我最爱吃的韭菜饺子(我不吃肉),那时候还有两个舅舅也是和我一天去姥姥家的,他俩吃肉我不吃,所以每次都麻烦姥姥还得给我单独做,我那时候也没有感觉不好意思。自从十岁之后我每年过年正月初二都去姥姥家,从没有间断过。那时候我不喜欢留宿,不爱在亲戚家住,我姥姥经常骂我一脑筋、说不听。那时候主要是在姥姥家没人和我玩,偶尔三哥哥在的话我还能住上一天,在姥姥家晚上老是有吃不完的好吃的,每次都吃的我肚子鼓鼓的,但是第二天还是要回家的。别人都说外甥是狗,吃了就走。 我就是这,直至现在我都没有在亲戚家留宿的习惯,小时候住亲戚家最多的也就是我姑姑家了,因为姑姑家离我家近,我想回家立马就回去了。( 网:www.sanwen.net )

我姥爷四个女儿一个儿子,我舅舅最大,下来就是我妈,下面还有我三个姨。因为姥爷比较喜欢男孩,所以我妈妈在姥姥家的时候担子重,也因为这样我妈没有多上几年学,但是我妈却懂的人情世道,说话办事都是有理有据。懂得持家过日子,我很庆祥我有一癫娴会不自主的抽泣吗个好母亲。自我记事起母亲收秋打、逢年过节、姥姥姥爷生日都会去姥姥家看望。就算她当时忙、去不了 过后也会抽空去看看。妈妈是一个好女儿、也是一个好母亲、更是我爸的好妻子。

姥爷去世前正好赶上我放假了。姥爷病情加重那天,我去临汾了,在回来路上我就到家门口了,我爸还一直打电话,但是我抱着我姐姐绣的那十字绣就没有空余的手去接电话,回去了我爸还骂我,我看这他俩着急的样子我就知道有什么事了,然后他俩就去姥姥嫁家了。晚上爸爸一个人回来了。妈妈就留在姥姥家,每天我爸又是磨面,又是喂猪,还得给我俩做饭,也是忙的不可开交。妈妈也是两边跑,我和爸爸把馒头吃完了妈妈就回来给我俩蒸,蒸好了又去姥姥家去照顾姥爷,我虽然会做饭,但是我只会做现成的。 第二天我和爷爷,还有我大妈去看姥爷去,当时走的时候我特意去村上的商店买了两盒烟,想着去了给姥爷抽。我们去了时我就看到姥爷躺在炕上盖个被子,眼睛也不睁一个劲睡觉,呼噜声彼此起伏。我去了也没有多待就回去了。回家后过了有一星期左右,那天放假我去接她,我就顺便又去姥姥家看了一下,我去的时候见姥爷一直喘这气,我看上去都可难受,几个姨也都在,姥爷也穿上了寿衣, 我因为要去接妹妹就走了,回到家没多一会,我们刚刚准备吃晚饭,我妈就打电话说让我和爸去,我隐约听见妈妈在电话那头的哽咽声。我和爸爸到姥姥家时我看到了几天没见的妈妈突然老了一截,当时就可难受,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袭上心头。

姥爷入棺。 我和爸爸赶在姥爷入馆前去了舅舅家,我当时还在家想这我去了不会哭什么的,等进了舅舅家院子里我把丧服穿在身上时,远远的看见小姨在姥爷边上泪流满面、像个一样在嚎叫,我没有进去,等到村里的医治癫痫的花费是多少人帮忙把姥爷抬到黄土色的棺木跟前时我跟了进去,看着姥爷被放进去时,我一下控制不住了,眼泪就像凝聚在一起的一场大雨,稀里哗啦的就流下来,我也在那撕心裂肺的叫着姥爷,可是他却再也没有了半点反应。我就跪在姥爷的灵前哭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大姨夫把我拉回到姥姥家里面。 到了家里我还是不能停下来,姥姥一直安慰我,她虽然没有哭,但是我分明看出了姥姥那暗淡的眼神。

姥爷头七。姥爷过世七天我们那过头七,姥爷生前最想见的两个人在他闭上眼那一刻他还是没有盼回来。麦场的那个大树下可以望到进村的那条大路,所以姥爷生前没事就睡在那个大树下,枕着一块大青石,望着那条路的尽头等着孙子的归来,却一直没等到。一个是在黑龙江哈尔滨当兵的魏峰哥,一个就是在甘肃当兵的三哥。两个人都吵吵这要回来,但是部队是有纪律的,他俩没能在姥爷闭上眼之前回来。姥爷头七哪天,魏峰哥由于是老兵被允许回家,他连坐车,一路都没有闭眼,终于赶在了响午回来了,他回来直接就走到姥爷的灵前看了姥爷,看着他那伟岸的身躯直挺挺的跪在了姥爷灵前,当时在场的人都哭了。姥爷也许是喜欢当兵的,所以他一直穿这一身中山装,在祭拜地 时候魏峰哥特意穿上了军装站在了姥爷的灵前,让姥爷看着他。

姥爷出殡。姥爷出殡前一天我就去了姥姥家,因为晚上都要由大到小的去祭灵。天刚摸黑就开始了,轮到我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我和弟弟一起祭的,当时天气冷,院子里都没有人,只有那哀乐和这我的哭声飘荡在姥爷灵前。祭完了差不多就一点多了,又开始了过桥,一切程序都走完时两点多,当时说找个地方睡觉,死活就找不到一个容我的位置。于是我便和弟弟决定守灵,我俩找了一个被子,拿谷杆铺了一层就睡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了姥爷灵前,冻得怎么能睡着,我一夜没睡,一直陪这姥爷。 那一夜我给姥爷点了六十多支烟,一根接一根没断过。直到早起七点时小姨过来说让我回去找个位置睡一会。别人都睡醒了我才去睡的,睡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起来了,哪两天我特别疲惫。下午一点多两点的时候姥爷的灵就要动身了,看着抬走的灵我说不出的难受全都化作了泪水。姥爷就这样去了另一个世界,愿他没有疾苦,没有劳累。

万物都复苏了,姥爷长眠了。麦场上他躺的地方却还是寸草不生。

姥爷的去世妈妈好长都沉浸在那种中,也突然间又苍老了许多,逝者已逝,生者还要继续。生前只要尽了心就行了。

此文章谨献给我逝去一周年的姥爷,完成于2014年五月,于14年最后一天发表。

后记

谁没有为人的时候,谁没有为人公婆的时候,谁没有老去的那一天。对待老人就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谁生下来不是父母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他们嫌弃过你们吗?尽管不能像对待孩子那样去关照他们,但是你拿出对孩子关爱的十分之一去关心他们他们都会高兴的,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实在什么都没有的你就出点良心。“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我一直觉得这句话很对,在很早的一个公益广告上看到的。你的行为决定在孩子的潜意识里就教会了孩子,有些东西不是口头教会的,却是行动主宰的。赡养老人的是每个做儿女的,哪怕你是做人家的媳妇你也应该如此,在一块过日子哪有勺子不碰碗的,只有相互忍让才能过的美满。家和万事兴不是说说而已,也不是挂在那里图好看的装饰品。

来自《醉倒、杏花村》

首发散文网:

© wx.dzuzo.com  海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