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感情驿站】低等贱民_散文网

来源:海风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驿站】低等贱民

张元平

的老房子,现在能见到的所剩无几。到处看到是改革开放以后,村民的温饱问题得以解决,衣兜里装的带有“毛爷爷”的人民币票面多了,鼓胀得很。用这些鼓胀得收入,推倒旧房,建起了三、五层的小别墅。偶尔还可以看到为数不多的老旧土砌瓦盖的房屋,这些房屋几十年就不曾有什么改变,墙壁上仍然还留有“文革”的痕迹。

这是一栋始建于民国时期的砖木结构的房子,原来还住着一对夫妻,后来女主人去世后,剩下的那个男人,便跟二儿子去住了。房子长久无人居住,又加上多年未整修,面墙都已脱落不堪,只是依稀可见墙上留有“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跑掉。”一看墙上这条,可想而知,这户人家一定是与“五类份子”扯上了关系,在我们这里真正根红苗正老土改户,出身穷苦的贫雇农,墙壁上是不会有这类语录的。

我长久的驻足在这条语录前,七十年代末期的一件往事,清楚地映入进我的眼帘:

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晚,根据上级指示精神,对“五类份子”要严加看管。“五类分子”言谈举止稍有不慎就可能灾难降临,在我们当地有个地主份子子女,由于长期受歧视,同工不同酬,或者分配重活却少记工分。一次他受心怀叵测的人的蛊惑,加之喝了点酒,就对取笑者说:比较正规的痫病医院yle="position:rel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你们拿我取笑,惹我火了,要杀你两个”。

他还说,“林彪,从他面相看,鹰子眼,鹞子鼻,颧骨高耸,脸上没有四两肉,必定是怪物!”

这些话很快被传到当时公社领导的耳中,公社党委成员连夜召开会议,作为公安派出机构的特派员是党委成员之一,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会上,党委书记李洪凯满脸的不高兴,见坐在他对面的公安特派员向辰,气儿不打一处来。

“好你个向特派员,一个地主份子子女,反革命气焰如此嚣张!”党委书记李洪凯双手拍的会议桌“啪啪”直响,怒目圆睁。

“这——这——我们公安派出所也是刚刚接到举报。”特派员做也没想到,在他管辖的地段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一时也有些语无伦次。

“还这,这什么?你们连夜抓紧审问这个‘现行反革命份子’”。李洪凯火气还不小。

“是。我们着手马上去办。”向辰马上起立,向党委书记李洪凯行了一个军礼。

“连同审讯笔录,迅速形成一个,报县公安局核准,逮捕这个狂妄自大的坏家伙。”李书记对向特派员的刚才表态,比较满意,说话的语气也平和多了。

癫痫病可以做微创手术​……

会议一直开到深夜十一点多钟,才散会。党委成员三三两两走出会议室。

特派员向辰也随同其他党委成员走出会场,看看已是满天的繁星,一轮弯月挂在西天的山巅上,散发出冰冷冰冷的余晖。

向辰大步朝前走着,很快拉开了与其他人员的距离。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琢磨。

他走进派出所,加强了派出所夜间执勤力量,正了正军帽,换了一套草绿色的军装,腰束武装带,武装带上别了一把手枪,子弹都已经推上了膛,随后叫来了三、四个公安人员,一起到这个地主份子子女家里,去缉拿罪犯。

来到这个地主份子家里,他们一家人老老少少,都惶恐不安,魂都吓掉了似得。一个个都灰头灰脸的,大气都不敢出。

“地主份子子女胡龙生,你可知罪!”特派员向辰大喝一声。

“我只罪!我知罪!”胡龙生跪在这些公安武装人员的腿下,唯唯诺诺。

“你制造恐怖,诬蔑中央领导,这可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向特派员向地主份子子女胡龙生宣布罪行。

“经公社党委核准,对你立即实行拘捕。”这一指令剛已下达,随行的其他公安人员,拿着绳索,对胡龙生五花大绑。连夜押解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所有办公室都灯火通明。审讯室内,一颗上千瓦的白炽灯,郑州军海医院贵吗加了灯罩,强烈的光直射“犯人”胡龙生的眼睛。特派员向辰端坐在主审席上,与他相距五米处是一把木靠背椅子,罪犯胡龙生就坐在椅子上。特派员把手枪往桌上一拍“咔嚓——”一声,胡龙生吓得瑟瑟发抖,浑身像筛糠似得,差点摔下椅子,几个穿公安制服的警官,荷枪实弹,像老鹰抓小鸡似得,把胡龙生提正,狠狠地按在椅子上。连续大半夜,歇人不歇审问,轮番上场,审问者只能应付作答,连轴转。“罪犯”不讲清楚,不得上厕所、不得喝水,甚至不给饭吃。

……

突审了大半夜,经过审讯,胡龙生犯罪事实基本清楚。派出所公安人员,连夜将审讯情况向县公安局报告,经过县公安局核准,于次日对“现行反革命份子”胡龙生予以公审。

公审现场在粮管所院子内,8月12日上午8时,十多名警察来到现场,并在现场拉起了警戒线。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和部分警察开始在公审现场执行戒备任务。警戒线外,一些机关单位干部和学校组织的学生开始陆续来到广场,分区域排队站好。同时,大批的褚橙公社社民闻讯也涌向了公审现场。不到一小时的里,偌大的粮管所院子内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

我费了很大劲才挤到了围观群众的前面。看到搭建的高台上挂着一条蓝底白字的横幅,上写“褚橙公社公捕大会”,高台上还设置了主席台。来钟县公安局和来钟县委、县政府及县公检法司主要负责人都坐在主席昆明看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台上。

上午9时左右,在警车的护卫下,胡龙生犯罪嫌疑人和其余五名违法人员分乘几辆囚车,从丹水大道开到了褚橙粮管所大院内。这些公捕宣教对象下车后,被指令蹲坐在高台后“公捕宣教”。

“褚橙公社公捕大会现在开始!”褚橙公社李洪凯主持了当天的公捕大会。

“公捕宣教”开始前,李洪凯对全民进行了了动员讲话。

虽然已记不清李洪凯书记讲话的具体内容,但当时在场人们感觉,书记讲话的内容“鼓舞人心”。

讲话完毕后,来钟县公安局局长宋史酿开始对胡龙生犯罪嫌疑人公开宣布执行逮捕。同时,五名违法人员被宣布执行劳动教养。

一个个身穿黄马甲,胸挂“嫌疑人胡龙生”、“违法人员向从云”等涉嫌违法犯罪人员分批走向高台,接受公开宣布逮捕或劳教。整个公捕大会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许多褚橙公社的当地老百姓称,当天公捕大会的影响之大、围观人数之多,在褚橙公社还是第一次。

……

事情了好几十年,但那个时候,那个年代“以阶级斗争为纲”,随意扣帽子、打棍子、无限上纲上线,现在想来,还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湖北省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高家堰镇中心学校】

首发散文网:

© wx.dzuzo.com  海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